一路春风,一路歌

Official Partner of CFMoto
主页 / 旅行日记 / 第 47-48 天—— 吉尔吉斯斯坦边境游
If the whole road was paved like this it would really be an amazing drive

第 47-48 天—— 吉尔吉斯斯坦边境游

补充些背景

我的签证

目前,我持有中国旅游签证,可以在2014年1月之前不限次数地进出中国。唯一的问题是我得每90天出境一次。基本上就是在边境走个来回,以表示我没在这里扎根。

边境行

我的第一个90天10月上旬就到期了,不过那个时间正好是中国的旅游高峰期,出行昂贵。Sean告诉我,从喀什可以去往附近的口岸城市,不过这一趟也不容易。基本上,需要做以下事情:

Welcome sign at the Chinese border. Google translate could have done a better job translating this "Sunshine Service" sign.

中国边境上的欢迎标识。 把“阳光国门”翻成“Sunshine Service”,Google翻译可能都比这翻得好。

  1. 到城里的国际大巴站,在站后面搭乘去乌恰镇的大巴,乌恰镇有海关,从那里通过出境关卡。
  2. 在另一头找个有执照的出租车送你去边界。这要话600元人民币,所以最好找人拼车分摊。
  3. 长长、艰苦的旅程前往边界。这条路还在施工,所以通过这些检查站的120公里估计需要3个多小时,最后一个检查站后就可以盖到出境章。
  4. 从中国边界走到吉尔吉斯斯坦边界,大约3公里,或者找得到车就搭车。
  5. 在吉尔吉斯斯坦盖上入境和出境章,原路返回,走路或搭车回中国。
  6. 按前述过程,倒着来一遍,返回中国!到乌恰才能盖到入境章,所以从理论上说,坐出租车返回的时候你尚未合法地呆在中国境内。

好了!基本上就是这些了。那么我的经历又如何呢?

找车去乌恰

起床,从旅店所在的老城区街上买了新鲜烧饼吃过,这便出发前往车站。事实表明这事儿比想象得麻烦多了,因为每个给我指路的人都指的非常差劲。我一直在问国际大巴站在哪,其实那地方应该挺近的,但每次指路的都给我指一个反方向。大约走了一个小时,看看手机发现自己正在走出城,我终于叫了个出租车。

到达大巴站,找了一个人问去乌恰的车在哪里。那个人对着人群喊了一嗓子,人群中出来一个人,告诉我车费200元,但我知道应该只有30元。我又向一位车站保安询问,他指指站里。站里很多人在排长队,但根本找不到任何标识能告诉我该去哪。在一个人都没有的咨询台等了一阵子,最后我走出来,绕着大巴站转了一会儿,终于找到去乌恰的候车区。接下来又费了一个小时等到驾驶员出现,我们这才可以出发了。

从边境到边境的出租车

If the whole road was paved like this it would really be an amazing drive

如果全程都是这样的路,那此行可太棒了

到了乌恰,再花20元坐到口岸。那里的海关动作很快。当然,这也鉴于我是唯一一个在办手续的。其他边境手续都是标准化的:查验护照,递交出境卡,等等。安保人员告诉我,外面有出租车前往边界,还有一个空位子(这样费用就降到每人150元)。

在外面见到我的旅伴——他们连驾驶员一共四个人,都是当地维吾尔族人,而驾驶员是唯一能说普通话的。这意味着,在整个旅途中,大部分的交谈是用当地方言,听起来像是模糊的阿拉伯语,其中随机地夹杂着一些中文词汇。其他三位旅客显然是过境做生意去,因此车后箱里塞满了蔬菜(想必是拿去吉尔吉斯斯坦卖掉)。

通往真正边界的路,大约60%是美丽的高速路(正式关闭维护),而40%都是尘土和石子,这是绕行。这样就走得有点慢。有个地方设了停车点。一大堆驾驶员都被要求停车,于是他们下车来跟看上去挺年轻的人理论,那个人穿着橙色马甲,显然被这些一心要过去的驾驶员弄得焦头烂额。最后,那孩子同意让小汽车过去,每辆车收10元人民币(也就是说路没真正关闭?)

 

 

Newly paved asphalt that we had to wait to dry

新铺的沥青,我们得等它干

下面,来到一段正在铺的路,我们再次不得不停下。我们绕行的路在这里穿过施工路段,因此所有的车都得停下,等待沥青路边压好、冷却、干燥(将近一个小时)。此外还有几个地方也是不得不下车的,或者是下去推车,或者哪怕是减轻点重量好让车子试过那些补丁路。大约6点钟,终于抵达第二道边界,盖到了我的出境章。拿回护照后大约5分钟,我们回到车里,再开5分钟到真正的中国边界点。这就是出租车正式停下的地方,之后我们得下车,走到吉尔吉斯斯坦边界。

进入吉尔吉斯斯坦

我那三个一起过来的旅伴,他们肯定是有个朋友知道他们要过来,因此路上突然出现一辆车,甚至还没真正地到那个边界点,我就被塞进了车里。整个通过吉尔吉斯斯坦边境的过程,让我感觉有点像是非法越境,因为我帮其中一个人搬着他的一盒蔬菜,静悄悄从从一个国家的边界点走到另一个国家的边界点,最终连人带菜被塞进一个陌生人的什么车里,而我甚至都没法和这个人交谈沟通。

 

钻进陌生人的车:

终于穿过吉尔吉斯斯坦边界,在这里我停下来拍照片,但立即遭到呵斥,并被逼着删掉了照片。现在,我们在边界上,这就好像是一个新世界,不说中文,不说英文,只说俄语和一种听起来跟维吾尔语很像的当地方言,因此没人能就一些寻常的出入境问题(你从哪来,要往哪去之类的)同我沟通。

检查护照时,一位大个儿军人问我晚上住哪,他的手臂壮实得象球棍,但脸却很友好。我说中国,他困惑地看我。我试图解释说我只需要盖个章,然后就回去,但他坚持说我没有足够的时间返回中国边界。离边界关闭还有一个小时,而距离才4/5公里,我表示我能跑回去(朝着不同方向,把胳膊前后摆动,这样的动作)。但他们还是拒绝,说除非我第二天再回去,否则就不能把护照还给我。

我们来来回回讨价还价了20分钟,其间还有其他士兵加入,最后我妥协了。问到可以住在哪里,其中一个年纪大些的军人说:“这是你自己的事儿”。这么看来,早先在护照检查时所问的问题仅仅是走过场?沮丧地通过边防站,接着又一个护照查验,然后通过卡车停靠站,在那里所有卡车都等着第二天早上边界开放。

在吉尔吉斯斯坦卡车停靠站

茫然四顾,希望发现有什么可做的,这时一位曾经在护照查验时帮我做了一点翻译的维族卡车司机走过来。他说我不该呆在卡车站,因为在这里人们常常喝醉,所以过夜不怎么安全。他提出可以带我去附近一个叫Osche的镇子住,等第二天再回到边境来。唯一的问题是,Osche还在200公里开外。。。我自己曾经有过睡在卡车站的经历,所以维族朋友的建议听起来的确明智。看来也没什么其他选择,于是我跳上他的车,就出发了。

 

吉尔吉斯斯坦称重站

不过,才走了几公里(这路铺得比中国那段好多了)我们就在卡车称重站停下了。司机下车与负责的警察交谈。很快我也下车了,司机问我是否想在这里,和警察呆在一起。这里有五六位穿军装的官员,全都留着平头,典型的中亚面孔,围站在那位矮个儿、敦实的维族卡车司机周围,商议着。

Posing for pictures with the captain of this particular truck weigh station

同这个卡车称重站的卫兵队长合影留念

他们中有一个穿着和其他人不一样的蓝色衣服,看上去象是队长,提出要收15美元让我过夜。我说没带美元,所以提出给他们100人民币,兑换以后比15美元多得多。最终,我拿120元人民币跟卡车司机兑换成当地货币,付了1000Song作为过夜和两顿饭的费用。可能还是付的有点贵,不过这样至少到了早上就不用再付200公里的车钱返回这里了!这个晚上余下的时间,我就呆在这营地的一个小房间里,这里曾经是警察们结束检查工作后晚上看俄罗斯卫星电视的营房。俄罗斯卫星电视节目主要是配音粗糙的低成本90年代美国电影,90年代音乐电视,以及金首饰电视推销。我和几位警察一起吃了晚饭,包括有盖着西红柿的羊肉和米饭,以及面包和茶。晚饭相当不错,对于过去几个月的中国餐来说,是换口味的好机会。晚饭后,几位警察和我一起走进电视房间,基本上就是盯着我,问我一些问题(这很艰难,因为没有一种语言是共同的)。穿着队长制服的那位对此特别投入。有一阵子不知为什么他还试图让我跳舞。不过那之后,他转而试图让我跟他玩拳击。我说了两个他能懂的英文单词“游客”和“警察”,才得以摆脱(跟警察对打是不明智的)。

 

 

 

 

 

 

The spread for dinner in the dining room

餐厅里摆的晚饭

最后,队长跟其他军人/警察拿着我用来记录旅程的两个iphone玩的很开心。他们似乎把我装的app都玩了一遍,把照片都看了一遍。我们就呆在如此又黑又窄小的电视室里,坐在电视前面的小床上。等四位警察从小屋出去,开他们的小车去镇子时,已经几乎半夜了。他们临走时支起来给我过夜的床,就在营地其中一个房间的地上,和另一个人一起,他看上去是年纪最轻、资历最浅的一个。充当床垫的,是一床毯子,幸亏他们正好有两床这样的毯子,因为我完全没想到这个四周环绕着雪山的山谷里晚上有多冷。

 

 

 

 

 

 

 

 

 

 

The view from the barracks in the early morning

大早从营地看出去

返回边境

早晨我在阳光中醒来,当人们慢慢开始醒的时候,我已经在周围稍微溜达了一下。早饭是面包、黄油和茶,吃完后就该返回卡车站了。接下来告别了开车送我2公里的队长。

A tractor making the trek back to Wuqia through the mud

一辆穿越泥泞返回乌恰的拖拉机

返回中国的旅程比去顺利多了。吉尔吉斯斯坦边境大约早上8点开放,从昨天那个球棒手臂却友好的士兵手里拿到盖好章的护照后,我还得等一辆能带我回中国的车。不知什么原因,他们不让人走到中国边境,即便我们就是这么来到吉尔吉斯斯坦这边的。

今天确实花了很多时间等待。等一辆卡车。等着过境。等中国的护照查验,两次。

坐进车里开到边界,尽管中国这边的时间应该比吉尔吉斯斯坦那边早2小时,而那边都已经8点半了,但这里还是没人上班。这就是说我们得在两个边界间游荡,直到被允许过境。在中国边检站和来这里等着接我回去的那位出租车司机会面。把护照递给海关工作人员,等一个小时就可以取回来。其实他们似乎什么也没做,这更多地是流程需要,为的是让外国人入境之前难受一下。

等待的时候,我遇到两位旅客,一个是意大利人,另一个是日本人,他们也是过境到中国,需要搭车回喀什。所以我们可以分摊回程的车费,这样就便宜多了!我们又在那里等了一会儿,等检查完行李,终于可以坐进出租车了。

返回喀什的路明显好多了。没有在铺沥青,不用下去推车,不需要贿赂高速公路工人。唯一艰难的,是一段布满补丁和前晚下雨带来的泥泞的路段。在乌恰最后一个边防站我们多等了一个小时,因为工作人员的午饭时间超级长。4点半,在海关查验护照的岗亭,终于拿到了入境签章,这意味着我又可以合法地呆在中国90天,然后再是下一次过境。

我及时地回到了喀什,在之前吃当地炸饺子的餐馆和Amy共进晚餐。就为了在护照上盖个章,这段漫长而艰难的旅程可真是把我累坏了。所以接下来的热水澡和床铺就格外舒服。

 

About Buck

Buck, originally from New York, first came to China in 2006 traveling with some friends and immediately fell in love with the country, returning frequently including a semester studying at Tsinghua University in 2009. He finally moved to Beijing after graduating from the University of Toronto in 2010. He has a passion for adventure and travel, completing numerous long distance motorcycling and hiking trips around the U.S., Canada, and China including a circumnavigation of the U.S. (13,840km) and a thru-hike of the Appalachian Trail (3,500km). When he's not wandering (and sometimes when he is), Buck works as a web developer and marketing consultant in Beijing.